晚上不過才畫了兩小時電繪就陷入凍未條,於是跑來更新網誌。

接續上篇的碎嘴,一邊畫圖同時在心裡反覆估量新刊的成本,算到後來開始自我嫌惡orz

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我很清楚為何必須這樣,但它一旦跟個人奇模子衝突時,又會很沒堅持的馬上胳膊向裡彎

不管是每次事後檢視、或是當下進行式的瞬間,往往發現自己把時間耗費在做超乎自身所及的事情。

等於是用初級的方法在煉製高級的成品,花數倍時間結果整體只有60分;如果一開始用能力水平的規格去做說不定還有80分的效果。

當然因為自己喜歡這樣的過程所以選擇了如此方式,一切告一段落的時候總覺得怎麼會有人愚笨到這種程度?

印書的事情也一樣,估價的時候就知道沒有那麼完美的事;以目前使用的材質和加工沒有餘裕再去做折口

要裁封面圖時卻下不了手,切掉邊緣之後整張圖的重心和氣氛完全崩解,我的忍耐度也被挑斷XDDD

靠超討厭的,應該一開始就依循企劃>估價>繪製的標準流程下去跑就不會蹦出這堆亂七八糟的事情了啦~

有一咪咪生意頭腦的人都不該做可能會讓自己玩完的事,現在只能雖小的祈禱不要虧本到內傷

在取得平衡的基本條件上,我非常需要及格分數。(深切反省中)

 

 

 

 

100417.png 

↑ 就是這個人的小腿讓我破財

這幾天幫阿普取了一個Hulu私人用的暱稱“雞~兒波特“,翻成英文就是chicken PotterXDDD(Harry躺著也中標)

 

 

然後要感謝有預定新刊的朋友們,聽到有人說“終於有普匈/奧匈本“的感覺超想哭的

我也好想看普洪、奧洪(普匈/奧匈)的故事啦~PF好像沒有看到類似消息,需要滋潤啊啊啊~~~

創作者介紹

剪紙舍

hulu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