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後來放一下啊低兔封面

上色過程砍掉重練好幾次,幾乎要為色感和手殘哭泣orz

畫完啊低的感覺很像重新投胎,而我絕對不想想起上輩子在幹嘛="=

 

 

091230.jpg 

01.jpg 

 

目前二月的進度危險,不免俗的要跟時間賽跑,然後再不免俗的天窗

大約此種循環還需要過個一兩年

以前懶惰鬼混掉的時光還有得補哩!

漫長的冬天結束以前把債還完,明年春天就能畫逆裁和DHD啦(好美妙的誘因)

 

最近在搜集男模的照片,歐洲的輪廓比雕像還雕像,鼻子挺到像裝上去的

日爾曼人特別有型,讓我畫阿普和羅德的時候野望超大,也因此覺得需要紮實的練一練臉型

可能大家二月的時候看到書會有點想吐血(呼嚕不負責任整型診所XDDD)

創作者介紹

剪紙舍

hulu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